文章,能在字裡行間帶給人們很大的悸動,可以證明讀者的心還未麻木,只是在證明的同時,回憶鮮活了起來,為了讓心不再被玫瑰般記憶的刺染上鮮紅,能做的就是不斷的在回憶裡攪拌入嗎啡,不停攪拌,直到黑咖啡變成拿鐵,心已看不出原來的面貌,
 
直到下次  又一個下次 ,
帶著毒刺的字句,不經意的刺破平靜的牛奶上層      怕痛  硬將字句拔出
隨著針尖滴落的  會是塵封已久血般的黑咖啡
 
緣盡了,情難了
【聯合報╱古月】
2007.07.17 02:02 am
 

一些風風雨雨的波及,在慢慢地浸蝕著妳,妳不是陶器,但陶器會破碎,妳的心也會破碎。直到健康亮起了紅燈,始知生命中難以承載的傷痛有多沉重……

心若倦了,淚也乾了,這份深情難捨難了。曾經擁有,天荒地老……愛一個人如何廝守到老?怎樣面對一切,我不知道。回憶過去,痛苦相思忘不了……愛你怎麼能了。今夜的你,應該明瞭,緣盡了,情難了……

是個下著小雨的傍晚,與長華到妳家,擠在長沙發上聽妳說著醫生的診斷:末期的胃癌已不能開刀。雖然電話中妳已先告知,與長華說好絕不哭,這時忍不住的淚仍直流。

「不要難過,我有信心一定會好起來。」妳反而以平靜的語氣安慰我們。是的,醫學發達的今日,雖不是有許多治好的例子,但妳保持樂觀的心境與醫生配合,相信一定能痊癒的。看著妳堅定的眼神,我也這麼樂觀地認定。

「來,我們來唱歌。」除了畫畫,這也是妳紓解情緒的一種方法吧。結果妳先後唱了〈新不了情〉及〈家後〉兩首歌。

一直以來妳行事低調平實的個性,溫婉典雅的氣質,深受朋友的喜愛。不願妳受委屈,鼓勵妳堅強地走出陰霾,開創出自己的一片天。

從未在朋友面前流淚的妳,工作之餘,終於重拾畫筆努力創作,勤寫書法,並開始參加國內外一些聯展。

2001年春,在韓國世宗文化會館以「天上人間」系列作了首次個展。2005年夏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明德廳以「山河動」為題的個展,對有情天地的描繪,自有一股令人心悸的震撼力。

看妳的畫就像在讀妳的心語。

「看似漫不經心的草筆下,將海渾厚蒼茫的意境、光影水波紛飛的折影,於聚散間,似乎在訴說著靜謐的水面下,蘊有湧動的暗潮,透露著畫者內心亦有的人性矛盾及糾結的情懷。

「天水間淺淺的藍是輕輕的喜悅,是淡淡的哀愁,是浪漫也是憂鬱。畫面上的一條延長線、一方空白,以透視的技巧達到四度空間的效果,像在不同時空的夢迴,令人有身在雲深不知處的感覺。

「揮灑的筆構成了一個任其遨遊的天地,締造一個豐富的內心世界,使之悠遊於神秘與浪漫之間,形成一種朦朧如夢幻的純淨境界。羽毛飄浮、雲絮紛飛,波浪相互拍擊的聲音,一如妳心律規則的跳躍。或寧靜或洶湧,或陰霾或光霽,都是人生。」

這是我在妳第一本畫冊中解讀的一段話。

心若倦了,淚也乾了,這份深情難捨難了……緣盡了,情難了……

那個下著小雨的夜晚,妳如是地唱著,思緒彷彿潛落在時間的河流裡,細微地觸動著脆弱的心靈。

婚姻是女人最後的停泊港嗎?在神壇前託付終身的那刻,承諾的誓言是愛的繩索,將兩個不同生命相繫在一起。白首偕老不僅是一句賀詞,也是最初的心願。

面對生活中的失敗,不知道錯在哪裡。只能說無形的感情既複雜又難以捉摸,愛的本身沒有錯,錯在世事多變化,當往日的甜蜜已成日後痛苦的回憶,妳的執著反將自己推到孤立無助的境地。

有一日咱若老……我會陪你坐在椅寮……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屋內流注著妳輕柔的歌聲,在光影的暈染下將妳已形消瘦的臉頰烘托得格外清美。迷濛的眼神閃著憧憬的光,像茶几上泛著淡淡芳香的蘭花,純淨得令人心疼。

愛一旦起了變化,落葉般,看似在飛翔,卻是在墜落。心欲靜而風不定。一些風風雨雨的波及,在慢慢地浸蝕著妳,妳不是陶器,但陶器會破碎,妳的心也會破碎。直到健康亮起了紅燈,始知生命中難以承載的傷痛有多沉重。

「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此刻的妳身心俱憊,最脆弱也最需要安慰的時候,誰來伸出溫暖的手臂擁抱,最需要扶持的時候,誰來握住妳的手,將妳緊緊牽牢?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你著讓我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看你為我目屎流

連綿數日的大雨歇了,床頭的那盞燈熄了,妳啊!妳終於還是走了。從發現病因迄今,如醫生診斷不到半年時間,走得何其匆促,徒留下許多末了的心願及親友無限的痛惜與不捨。

猶記得春節過後再次見妳,氣色不錯。告訴我後院的梅花開成一樹淡粉。並與錫奇論及因病延至明年上海美術館的個展事宜。談到妳的創作更是神色飛揚,充滿了期盼。說到信耶穌的小姑為妳按首禱告時,滿是喜悅感恩。

五月中我由海外返來,聽說除了少數親友,羸弱的妳已不再會客。

電視上看到老先生親自到醫院探視,凝重的神態真情流露,令人感動,卻也加深了媒體對妳病情的猜測。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熄滅。」為了不影響妳的休養,將寫上金句的慰問卡託轉給妳,但願妳能看到。

雖然短暫,妳之一生卻是充實的。

妳像燃燒的蠟燭,將光與熱帶給周邊的人。朋友多,歡笑也多,笑聲是有感染力的。妳快樂嗎?妳不是那種會自艾自怨的人,偶爾有恍神的時候、若有所失的神情,想找什麼,又不知道該找什麼。

妳不喜歡寂寞,在尋尋覓覓、冷冷清清的長夜裡,卻也得習於這種揪心的孤寂吧!對這段無望感情的執著,就是在絕望的時候仍要繼續地愛下去,直到情殤心碎。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你著讓我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看你為我目屎流

來到靈堂前,綴滿妳喜愛的素雅花朵間,置放著一幀熟悉的身影。焚一炷馨香,上前輕撫妳的臉頰,想要將妳環抱而不得,淚眼中,照顧妳的好友說妳走得很安詳。

有恩便無怨,有愛便無恨,愛到深處無怨尤,那就是妳。

生命何其短暫,愛情更是短暫。安息吧!我親愛的朋友,在神的臂彎裡,憂愁不再,哭泣不再。妳可隨著大自然的起伏轉身如水,揮袖如雲,自由自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catFish 的頭像
WhitecatFish

WhitecatFish

Whitecat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