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  自卑的孩子
明明說好,不要讓自己再復發的 要好好,自己管理自己
可怎麼就是沒辦法呢 情緒說來就來 像大浪洶湧翻騰,撲至岸上
浪自眼前而至 將我吞沒
連閃躲都沒有,是因為無法動彈 還是放棄?
向好多好多朋友答應了 要努力站起來 不被情緒打敗
卻怎也不想承認 自己的窩囊 
大浪來時那脆弱的軀殼 已無法替靈魂抵擋摧襲
還是因為懦弱 以致脆弱?
當自己無法承受時,掙扎的手邊卻只有一片木板 一片一直以來都依賴她的木板
我想證明我可以靠自己獨立 靠自己堅強 
然而 求助於木板的時候 是真的快要沉沒 亦或是習慣依賴?
 
可我不能老依賴著唯一的木板哪.....
不管是對她而言 對自己而言
都應該要靠自己的力量學會游泳 才能避免大浪的吞噬
要是木板哪天飄走了 我該何去何從?
 
不知道為甚麼  在浪中想穩定身軀  力不從心
就像跪坐在地上久後腳發麻了 想站卻無法站起
你的心想動 身體卻不聽使喚
任由平時無法自由的軀體暴走發洩 一出長久以來被壓抑的怒氣
 
強迫自己打開音樂陪伴,卻無法脫離熟悉的情緒
那每每窒息於人的情緒 使我無法像平常般思考 像正常般反應 倒映在鏡中的我空洞而無神
莫名的悲從中來 
 
很多人都覺得 我是異類,是他們眼中的怪人
我以前是 平常是 
現在也更是
在許多不知情的人口中我是異類,在許多知情的人心中我也是異類,知情不代表人們就會了解我,也不代表他們能體會這一切
只是因為知情,所以不好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口而已
 
這一切的一切我都看在眼中
然而天真如他們 真以為講或不講 我就不會受傷 就不會知道?
很多時候我只是選擇了不去點破 也不去解釋 更或是忽略背後異樣的眼光
許多事情 你越解釋就牽扯越多 亦或越描越黑
我自認不是個善於言詞的人
那些情況下要是我越講越糟 或是越理越亂 結果還是我黑
既然沒有差別 那就自己擔下來就好 何必去釐清一團毛線?
總有一天 他們就會知道 
我怪,有我的道理在 可是我對待你們的心 一直以來 都是真摯不是做作的 不會因為你們覺得我是異類,就不把你們當朋友
只是 你們不敢 也不想當我是朋友罷了
 
 
 
創作者介紹

WhitecatFish

Whitecat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